關於部落格
plm09929
  • 1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

 
    也就是回鄉任職這年的秋天,更是他人生的秋天,范仲淹興修水利之時,又做了一系列惠及後人的事。他將所得俸祿“置負郭常稔之田千畝”,作為族人公產,號曰義田。不久,又在城中靈芝坊祖宅建造佔地200畝,三面環流,環境優美的義宅。他對其小輩說:“吳中宗族甚眾,於吾固有親疏,然吾祖宗視之,則均是子孫,固無親疏也,吾安得不恤其飢寒哉。”千畝義莊田“所得租米,自遠祖而下諸房宗族,計其口數,供給衣食及婚嫁喪葬之用。”
 
    儘管義莊的受惠者僅僅局限於範姓族人,使范氏子孫免遭飢寒之苦。但建“義莊”,卻是一個開創性的舉措,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慈善機構和扶貧救助形式。元代奉議郎孫應時在《范氏義莊題名》中感嘆道:“若吳范氏之有義莊也,然後能仁其族於無窮,非文正公之新意歟?蓋公平生所立不待稱讚,此其一事已足為百世師矣。”范仲淹身居高位,俸祿豐厚,自幼雖未得到族人的幫助,卻興置義莊,周濟宗族窮人,這是何等的胸懷啊!

    為了考察范仲淹的事蹟,我專程探尋義莊痕跡。范氏義莊在現今的景範中學一帶,現在也被列入廉潔文化教育專線。資料顯示義莊昔日的規模極大,有忠厚堂、歲寒堂、書院、祠堂等,如今只餘下享堂,一座白牆黑瓦紅柱紅門的五開間建築,在陽光下靜靜佇立。這是范仲淹心憂天下的一個證明!在這個憂人之憂的舉止和推己及人的博愛方式中,我看到了范仲淹對少年時的艱難歷程是怎樣的刻骨銘心!也同樣知道了他在年輕時縈繞心中的志向抱負是何等的強烈!
 
    范仲淹對族人的悲憫與關懷,同樣也是對全體民眾的愛心體現,他在義舉中贏得了與歲月同在。有一年,蝗災、旱災蔓延全國,淮南等地災情嚴重。范仲淹請求朝廷巡察處理,朝廷卻置之不理。他十分氣憤,冒著殺身之禍質問皇帝宋仁宗:“宮中的人如果半天不吃飯,會怎樣呢? 江淮等地饑民遍野,怎能熟視無睹,不予救濟?”皇上無言以對。在和百姓在一起的日子裡,他看到飢餓的人們常常挖一種叫“烏味草”的野草充飢,他嚐一嘗,粗糙苦澀難以下嚥。回京時,范仲淹特意帶回“烏味草”,呈獻給宋仁宗,請他傳示六宮貴戚、朝廷上下,以勸戒勿忘百姓之疾苦,杜絕奢侈之惡習。
 
    范仲淹帶回京城的不僅僅是幾棵“烏味草”,個中蘊涵的是他對老百姓的一貫深情。在故鄉蘇州任職時,曾有風水先生向他建議,臥龍街是一塊寶地,街南頭是龍頭、街北頭是龍尾,如果在這裡修建住宅,子孫可世代為官、榮耀千秋。范仲淹卻說,范家一家富貴,不如蘇州全城人民都富貴。於是,他在這塊地上建起了一座規模宏大的府學。建學之初,只有二十多人讀書,有人認為是不是太大了,范仲淹卻說:“吾恐異日以為小也。”於是請胡瑗“首當師席”,著名學者紛紛來蘇講學,一時間盛況空前,影響遍及全國。鄭元佑在《學門銘》中說:“天下郡縣學莫盛於宋,然其始亦由於吳中,蓋範文正以宅建學,延胡安定為師,文教自此興焉。”時至今日,當年的府學所在,仍然是吳中學子嚮往的學習場所——江蘇省蘇州高級中學。
 
    范仲淹沒有給後代留下可供享樂的遺產,但給我們子孫萬代留下了清正高潔的道德品質,留下了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的寶貴精神財富。我想,在我們建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文化時,范仲淹的深弘誓願是一股清純的源流;在我們培養律己奉公的德性的時候,他的思想是策勵我們的力量。著名學者劉夢溪說:“凡真正的思想家,其學思總有超越的一面,即使是處身於傳統社會政教合一的政治結構之中,仍有屬於思想家個人(同時也屬於全人類)的超越的部分。這超越的部分,作為文化遺產,便具有永恆的價值。”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